1. <rp id="vrcdj"><mark id="vrcdj"></mark></rp>
    2. <wbr id="vrcdj"><input id="vrcdj"></input></wbr>
    3. <wbr id="vrcdj"></wbr>
      <small id="vrcdj"></small>

        <wbr id="vrcdj"><input id="vrcdj"></input></wbr><acronym id="vrcdj"><pre id="vrcdj"></pre></acronym>

        首页>综合 > 正文

        好财气经营困难要退市 行业“内卷”激烈支付服务商前路何方?

        2021-07-07 16:43:43来源:北京商报

        作为支付机构与商户之间的重要连接渠道,支付服务商也在面临考验。7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交易信息梳理发现,多家新三板上市支付服务商股份处于“无人问津”状态,相关机构经营状况也不容乐观。其中,广州好财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财气”)因为无力支付审计费用面临退市风险,还有机构在营收下滑的情况下,靠裁员实现净利润增长。

        好财气面临退市

        新三板上市的支付服务商,逃不开股票“无人问津”的宿命。7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多家新三板上市支付服务商交易量与成交金额为0,少数处于交易状态的机构股价也是一路走低。

        于2016年10月在新三板挂牌的支付服务商好财气,更是走在了退市的边缘。根据介绍,好财气是一家以智能POS终端及配套服务平台的研发、销售为主营业务的聚合支付服务商。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显示,好财气为基础层上市公司,采用的是集合竞价的交易方式。好财气前收盘价为1元,股票长期未进行交易。

        好财气股票未有交易,也与好财气长达两个月的停牌有所关联。根据好财气发布的公告,由于未能按期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好财气于2021年5月6日开始停牌,至今未能复牌。

        6月2日至7月1日间,好财气三度就公司股票可能被中止挂牌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公告内容显示,因经营困难原因,未有足够资金聘请审计团队完成工作,好财气未能于6月30日前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根据新三板交易规则,若在8月30日前仍未披露年报,好财气将被中止股票挂牌。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此前公告中,好财气曾提及“仍积极协调相关资金到位”,但在最新公告中却并未对协调资金事项进行后续说明。好财气的持续督导主办券商安信证券也于6月30日发布公告表示,目前已有三家代理商通过司法诉讼并申请司法执行,涉案金额分别为50.13万元、28.80万元、19.57万元。由于未支付裁决书的付款金额,好财气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企业,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彭海涛被限制高消费。

        值得一提的是,三家代理商涉案金额合计近100万元,几乎为好财气上半年营收的10倍。根据好财气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财报,2020年上半年,好财气营收为9.37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7.12万元。

        另从好财气近年来披露的数据来看,好财气自2016年以来营收逐年大幅下降,由2016年的2560.66万元锐减至2019年的137.33万元。

        行业“内卷”激烈

        除了面临摘牌的好财气外,就相关机构披露的2020年度业绩表现来看,新三板其他支付服务商营收情况同样堪忧。

        以为企业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的你好现在(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在股份”)为例,根据现在股份披露的财报,2020年全年,现在股份实现营业收入4302.58万元,同比减少1965.39万元,减幅31.36%;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6.54万元,同比减少240.77万元,减幅69.32%。

        除了营收、净利双双“跳水”外,现在股份的负债也在激增。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现在股份总资产为2.13亿元,同比增长7.79%;总负债则由398万元增至1212.93万元,同比增长204.76%。

        而另一家新三板上市的聚合支付服务则是通过“裁员”,节约了成本费用,并进一步促成了盈利。根据北京银商融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商股份”)2020年财报,报告期内,银商股份营业收入为743.4万元,同比减少9.4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逆势增长,由上年同期亏损2415.87万元变为盈利58.9万元。

        对于产生这一盈利的原因,银商股份仅在财报中表示系成本费用的节约所致,“裁员”成为主因。根据银商股份财报,为了缩减开支,公司2020年进行了一批裁员,员工数量由31人缩减至18人。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对比发现,除了营业成本变化外,银商股份2020年营收变动还与资产减值损失、投资收益的大幅变化密切相关。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银商股份高度依赖公司主要客户,2020年银商股份前三大客户年终销售额占总销售额比重为97.46%。对于这一情况,银商股份也在财报中进行了风险提示,并表示将积极拓展新客户来防止大客户依赖带来的风险。

        对于支付机构服务商这一生存现况,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不论是支付服务商退市还是营收情况不佳,均是一种普遍情况,主要在于支付服务商这一领域没有特别的行业门槛,竞争也更为激烈,而当前极速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一旦“热钱”退出,就面临更残酷的行业竞争。

        如何求生

        针对好财气退市相关事宜以及后续业务规划、提振股价举措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好财气、现在股份以及银商股份等进行了进一步了解,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支付服务商业绩出现分化,背后是支付行业格局出现分化的一个缩影。疫情以来支付行业加速洗牌进程,巨头竞逐的赛场格局进一步明确,此外,也出现一些支付牌照陆续被注销的情形。“一方面,支付服务商在原本擅长的领域出现业绩增长趋缓的情形;另一方面,部分支付服务商试图拓展新的盈利增长点,但尚未形成气候。”

        “支付服务商的利润也在向头部平台集中,早在2018年,就有几家聚合支付机构脱颖而出,”王蓬博表示,头部机构不仅商户覆盖更广、数量更多,也能在上游拿到更好的补贴和费率政策。

        王蓬博认为,这样也意味着中小服务商生存压力更大,层层分包体系下利润越来越低。同时合规性要求也越来越高,尤其是现在收单机构都在改变分润方式,对服务商有较大影响。

        正如苏筱芮所言,不少支付服务商也在年报中透露开拓市场、调整经营战略的业务布局。对于支付服务商后续如何发展,王蓬博建议,中小支付服务商更应在夯实合规基础上,打造自有品牌,踏踏实实发展实体商户。

        苏筱芮强调,支付服务商应当审时度势,对于前景不明朗、成本经济效益较低的业务作出取舍。同时,应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合理规划战略发展路线,适时制定转型方案。(记者 岳品瑜 廖蒙)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 青年创投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信息举报和纠错邮箱:51 46 76 [email protected]
        亚洲乱亚洲乱妇50p,弄的老熟妇受不了了,人与动人物xxxx国产,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