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vrcdj"><mark id="vrcdj"></mark></rp>
    2. <wbr id="vrcdj"><input id="vrcdj"></input></wbr>
    3. <wbr id="vrcdj"></wbr>
      <small id="vrcdj"></small>

        <wbr id="vrcdj"><input id="vrcdj"></input></wbr><acronym id="vrcdj"><pre id="vrcdj"></pre></acronym>

        首页>综合 > 正文

        惠程科技易主事项尘埃落定 国资无悬念实现易主

        2021-08-03 15:11:21来源:长江商报

        汪超涌毫无悬念出局了。

        8月1日晚,惠程科技(002168.SZ)发布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变更提示性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重庆绿发城市建设有限公司(简称绿发城建),重庆市璧山区财政局取代汪超涌及李亦非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6年4月,汪超涌带着目的入主惠程科技,频频推动惠程科技进行并购重组。遗憾的是,虽然动作不断,但效果不佳。

        惠程科技易主也在市场意料之中,因为公司经营业绩惨淡,再加上汪超涌缺钱。

        2016年至2020年,惠程科技的基本面无明显改善,2020年更是巨亏9.60亿元。今年上半年预计延续亏损。

        汪超涌的日子也不好过。曾经耗资超30亿元入主,怎奈股价跌跌不休,浮亏近20亿元。不仅如此,其因为融资将其所持惠程科技股权全部质押,而这,也是惠程科技易主重庆国资的主要原因。

        国资无悬念实现易主

        惠程科技易主事项尘埃落定。

        8月1日晚间,惠程科技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由中驰惠程变更为绿发城建,实际控制人由汪超涌及李亦非变更为重庆市璧山区财政局。

        惠程科技的易主事项完成源于原控股股东中驰惠程不断被动减持。中驰惠程的被动减持则源于一项借款担保。

        根据公告,今年2月,惠程科技原间接控股股东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信中利”)之控股子公司重庆信发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信发”)向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重庆绿发”)申请借款5.41亿元,由信中利股东李亦非以其持有的1.5亿股信中利股票、公司控股股东中驰惠程全部股权和中驰惠程持有的公司全部股票为该笔借款提供担保。截至今年2月19日,中驰惠程已将其持有的全部公司股票质押给重庆绿发。

        就是这项借款最终演变成惠程科技易主。

        今年4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重庆信发应在法定期限内支付重庆绿发借款本金5.41亿元及相关利息。但由于判决未被执行,中驰惠程被要求向重庆绿发承担质押担保责任。法院裁定,冻结中驰惠程持有的已质押给重庆绿发的5200万股公司股票及孳息,并以集中竞价方式强制卖出其中的801.92万股,以大宗交易方式强制卖出其中的1603.85万股。经执行后,截止7月28日,中驰惠程完成集中竞价减持,且持有的1822.62万股被重庆绿发申请再冻结。

        由此,惠程科技第一大股东发生变动。重庆绿发全资子公司绿发城建对公司的持股比例提升至7.42%,成为第一大股东,重庆市璧山区财政局成为惠程科技实际控制人。而中驰惠程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减持之后持股比例下降为6.16%,其中中驰惠程持股比例为5.77%。

        与此同时,经过惠程科技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绿发城建提名的陈国庆、何金子已当选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陈国庆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根据持股数量测算,绿发城建能通过实际支配的表决权决定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的选任。

        惠程科技称,中驰惠程未来可能会继续被动减持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进而减少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及表决权的比例。

        实际上,早在去年,汪超涌就有退出之意。去年12月14日,惠程科技公告称,控股股东正在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拟转让的股份数量共计1.2亿股,预计占总股本的15%,该交易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交易对手方是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不过,去年12月底,公司宣告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

        今年5月,惠程科技也曾公告,中驰惠程拟向重庆绿发转让其持有的惠程科技8.77%股份。加上重庆绿发已持有的4.36%股份,重庆绿发将成为惠程科技新的控股股东。不过时隔半月后,这项协议转让因存在不确定性而被终止。

        尽管两次公告的控制权变更事宜终止,但市场依旧坚信惠程科技会易主,重庆国资接盘不会有大的意外。2个多月后,这一猜测变成了现实。

        或有利高端智能制造业务

        易主重庆国资,或将有利于惠程科技的高端智能制造业务。

        2007年,惠程科技上市之时,其经营范围为电缆分支箱、环网柜等相关电力配网设备、电力电缆附件等高分子绝缘材料及相关制品的生产等。随后,在2012年、2015年,公司的经营范围相继增加高低压电器、箱式变电站、电力自动化产品、股权投资、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

        2016年,汪超涌入主后,公司经营范围又增加智能配电、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产业链、工业自动化及控制、信息与安防监控系统、智能二次设备等。

        2017年12月20日,惠程科技完成现金收购哆可梦77.57%股权,哆可梦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哆可梦主要从事基于大数据精细化营销的流量经营业务和移动游戏的研发、发行及游戏平台的运营业务。因此,公司增加互联网文化娱乐产业。

        2019年1月,惠程科技经营范围又增加智能设备及软件、机器人及零部件、机器人系统、无人驾驶物流车整体技术等。

        2016年以来经营范围不断变化,反映的是汪超涌频频推动惠程科技资本运作,试图做大做强,无奈,实际效果不佳。

        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惠程科技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9亿元、3.73亿元、18.98亿元、10.92亿元、7.8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1.08亿元、3.36亿元、1.35亿元、-9.60亿元。业绩大幅波动,2020年出现巨亏。

        今年上半年,惠程科技继续亏损,公司预计亏损金额为0.60亿元至0.78亿元。公司称,电气业务执行的订单有所减少,营业收入下降。公司主力游戏流水相较于上年同期有所回落。头部厂商大规模进入中重度游戏买量市场,手游市场买量竞争加剧,买量集中化使得整体游戏买量的成本上升。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目前,惠程科技主要业务有两块,即互联网游戏及高端智能制造,高端智能制造业务以电气设备业务为基础,涉足新能源汽车智慧快充解决方案、户内外通用小型移动机器人的制造等高新技术领域。

        惠程科技的本次易主,或将有利于其高端智能制造业务。今年5月,在筹划股权转让时,惠程科技曾对重庆国资入主时表示,重庆市璧山区的发展理念与公司高端智能制造业务及互联网文娱业务高度匹配,将引入国有资本控股,有利于优化和完善公司股权结构,有利于公司借助国有资本的强大实力,高端智能制造、互联网综合服务、数字经济等上下游产业链业务拓展。(记者明鸿泽)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 青年创投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信息举报和纠错邮箱:51 46 76 [email protected]

        推荐内容

        亚洲乱亚洲乱妇50p,弄的老熟妇受不了了,人与动人物xxxx国产,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