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vrcdj"><mark id="vrcdj"></mark></rp>
    2. <wbr id="vrcdj"><input id="vrcdj"></input></wbr>
    3. <wbr id="vrcdj"></wbr>
      <small id="vrcdj"></small>

        <wbr id="vrcdj"><input id="vrcdj"></input></wbr><acronym id="vrcdj"><pre id="vrcdj"></pre></acronym>

        首页>综合 > 正文

        康隆达爆雷或损失3亿侵蚀四年净利 多家上市公司爆雷牵出神秘人“隋田力”

        2021-08-03 15:18:07来源:长江商报

        疑似神秘人“隋田力”引发的上市公司“连环爆雷案”正在不断发酵。

        8月1日,又有一家上市公司康隆达(603665.SH)曝出,公司控股孙公司易恒网际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情况。截至目前,易恒网际应收账款逾期1503.79万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剩余未交付的库存货值2.95亿元。在易恒网际出现全部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全部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的极端情况下,可能对康隆达归母净利润造成的损失金额为3.02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7.53%,超过公司过去四年净利润之和。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康隆达所述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情况,与近两个月间多家上市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各上市公司所列条目有所不同)爆雷情况高度相似。这一业务最主要的供销模式为上市公司仅向客户收取10%的预付款,产品验收合格后才收取剩余90%货款。但同时,上市公司以垫款的方式向上游供应商支付100%货款以保证产品正常产出。

        蹊跷的是,这些上市公司专网通信业务的上游供应商,相关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基本上都围绕着一个名为“隋田力”的神秘人及其关联方展开。一旦下游客户拖欠尾款,上市公司高额的应收账款及由此产生的存货将面临“打水漂”。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截至目前,包括最早爆雷的上海电气以及最新加入名单的康隆达在内,已有九家上市公司的专网通信相关业务出现风险,涉及风险金额累计达到244亿元。

        康隆达孙公司1504万应收账款逾期

        与其他“爆雷”的上市公司有所不同,康隆达去年才开始开展专网通信业务。

        按康隆达所述,专网通信业务的销售模式为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公司孙公司易恒网际在收到预付款后180天-295天内交货,客户对产品验收合格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90%的尾款。同时按照合同约定,易恒网际向供应商进行采购,预付90%的采购款,供应商的供货周期为90天-180天。

        在上述销售及采购模式下,由于下游客户在收到产品后迟迟未能支付剩余货款,易恒网际已经产生了应收账款逾期及存货无法足额变现的风险。

        公告显示,易恒网际与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电子通信设备销售合同。截至公告日,航天神禾在收到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导致的逾期应收账款合计1503.79万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37%。易恒网际已多次催收,若应收账款不能足额收回,将导致坏账损失,进而影响公司利益。

        不仅如此,由于易恒网际在收到航天神禾的预付款后需要在指定时间内完成备货,并根据指令在指定地点交货。截至目前,易恒网际与航天神禾签订的部分设备定制合同交货期已届满,易恒网际为避免损失扩大,将备足的货物延缓交货,对应形成了存货金额(扣除已收到的预付款)为2.95亿元,其中3738.56万元已与南京泰泓签署转让协议进行转让,扣除此笔转让存货后为航天神禾备货的存货2.57亿元。

        康隆达进一步披露,截至目前,易恒网际暂缓交付存货货值(扣除已收到的预付款)为2.95亿元。上述金额合计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6.83%。存货可能因无法足额变现,导致存货减值风险。

        此外,根据易恒网际与航天神禾部分设备定制合同约定,合同项下将有总计5007.75万元货物应于7月28日待交付,如届时逾期应收账款问题仍未解决,上述待交付合同货物将可能形成新增存货1587.28万元。

        虽然易恒网际电子通信设备业务的供应商、客户与康隆达及其他子公司主营业务的供应商、客户没有重叠,但截至今年7月31日,康隆达对易恒网际的权益账面值为-580.92万元。若易恒网际出现全部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会产生股东借款本息合计2.58亿元和银行担保损失5000万元,在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康隆达的归母净利润造成损失金额3.02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7.53%。

        而在2020年,康隆达全年的归母净利润为7679.73万元,且2016年至2020年公司净利润总额为2.83亿元。上述极端情况下公司的损失,已经覆盖了康隆达过去四年的净利润之和。

        多家上市公司爆雷牵出神秘人“隋田力”

        事实上,从上海电气突然曝出80亿元应收账款逾期之后的两个月,已有多家上市公司栽在了专网通信业务上。

        5月31日,上海电气突发公告,公司持股40%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公司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另公司向其提供了77.66亿元的股东借款。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超出上海电气近两年的净利润总和。

        7月5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上海电气立案调查。据通报,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上海电气爆出首雷之后,短短两个月时间,宏达新材、瑞斯康达、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凯乐科技、中利集团等多家上市公司相继曝出专网通信业务(部分上市公司命名条目不同)合同出现异常。截至8月1日,包括康隆达在内,涉及该业务爆雷的上市公司数量已经达到9家,应收账款坏账及存货减值损失等风险金额合计接近244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这些上市公司的专网通信业务模式大多相似,基本上都是由客户仅支付10%预付款,产品验收合格后才支付剩余90%尾款。但在交货之前,上市公司大多需要预付100%货款采购原材料。这种情况下,上市公司就产生大规模的预付款和应收账款。

        据相关媒体报道,自2014年起,至少有13家上市公司先后开辟了专网通信业务,2018年之后,相关公司的专网通信业务步入下降通道,部分公司甚至退出专网通信业务。而伴随着专网通信业务收入的增加,该等公司预付款项也同步大幅增加。

        蹊跷的是,这些上市公司专网通信业务的上游供应商,相关之间还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基本上都围绕着一个名为“隋田力”的神秘人及其关联方展开。

        在宏达新材专网通信业务爆雷后不久,7月29日深交所就在对其的关注函中提到,宏达新材实控人杨鑫控制的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邮箱及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深交所要求宏达新材核实杨鑫与隋田力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往来。

        此外,康隆达披露合同异常当日,也收到了上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核实易恒网际电子通信销售业务开展模式、主要客户与供应商关系、资金与货物流转情况、生产资料与业务规模匹配性等,明确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8月2日开盘后,康隆达跌停,此前多家爆雷的上市公司近期也出现不同程度的股价下跌。“隋田力”究竟是何方神圣?与多家上市公司之间的业务是否属实?上市公司是否涉及信批违规?长江商报记者将持续关注。(记者蔡嘉)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 青年创投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信息举报和纠错邮箱:51 46 76 [email protected]

        推荐内容

        亚洲乱亚洲乱妇50p,弄的老熟妇受不了了,人与动人物xxxx国产,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 网站地图